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李白狂操杨玉环】(全)作者:不详
【李白狂操杨玉环】(全)作者:不详
             李白狂操杨玉环

转自:性吧
作者∶不详
字数:11375
下载次数: 128






  茂年卯月。年方三十的李白,因为受当朝首宦高力士的诬陷而被迫漂泊他乡。
  架着绿色的马车,带着自己的书童子玉,行驶在荒无人烟的绿林长廊之间。
  李白的内心坎特不安,想来:「真是忠言逆耳,好糊涂的唐玄宗,江山不保何来男欢女爱。北方强大的节度使安禄山却为了一个杨贵妃要造反,正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我冒死上谏将杨玉环献给安禄山,一则可免刀光之灾,二则可使美人之计瓦解安禄山的斗志。岂不一箭双雕,两全其美之计。」

  哎,可叹那圣主唐玄宗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终被儿女情长所误。更狠那阴毒的高力士为报脱靴之仇而进谗言,诬陷我早与安禄山勾结在先,侮辱皇上尊严在后。想将我五马分尸或凌迟处死,真是蛇蝎心肠。

  万幸之极多亏杨玉环念以往花前月下酒池肉林的那份情意,才求的我诗中之仙的性命。可悲从今之后我与玉环只能劳燕双飞终生难见了,也只有她才能明白我这一腔为国捐躯的热血豪情。

  想今生再也不能与她裸于丛林,息于山间,闭上眼想着她的美丽:清秀的脸旁泛着一丝春色的红晕。半睁半闭的杏眼满含着对男人的欲望,樱桃似地嘴唇含着我的玉茎,口中发出喃喃的呻吟:我要嘛我要嘛快快?

  我双手使劲握住她那被木瓜击打过的双乳,柔柔的肉肉的像华美丝绸又像婴儿的脸蛋粉嫩之极。

  看着那如雪的乳基,晶莹剔透中泛着一丝丝红晕,双峰上的乳晕红粉之至,两个乳头像熟透了的樱桃透着一汪汪的玉露。修长的纤纤玉指像一节节翡翠色的葱茎,戴着翡翠玉镯的左手轻轻抚摸着我的阴囊,右手指则伸到了我的后面轻轻地抽查起来。

  看着唐玄宗的娘娘如此的臣服于我,任我蹂躏与发泄。我双手游走在她的私处,心中充满里欲望与满足。唐玄宗我要报复我要报复我要要你的女人我要要你的女人我要操死她我要操死她?

  李白的那三首《清平调》彻底把杨玉环给吸引住了,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褴露华浓。而眼前娇艳无比的牡丹,恰似玉环的花容月貌国色天香。能得此花仙子人生又有何求?

  李白春心荡漾。杨玉环久锁深宫,唐玄宗的那话儿又太小,再加上夏翠娘娘红梅贵人等等的无法满足的欲望。杨玉环早已是饥渴难耐,玉烛和毛笔不知被她弄坏了几支。才子李白的出现叫玉环垂涎三尺,伟岸的身影,俊俏的面庞。正可谓:貌比潘安才高子建。

  引得那玉环夜不能寐,虽有丫鬟红梅的七寸长舌入内。然终不能解着相思之苦,燃眉之渴。把个玉环憋得心痒难耐,渐渐消瘦下来。终于玉环提笔写下:为伊消得人憔悴,玉环。这九个字,她就托红梅给李白带去。

  小丫环来到李白下处,正巧大门虚掩。她蹑手蹑脚的进去,院落之内毫无人迹,只是正屋房门半掩。红梅心想将这字条放在房中,等李白回来看到自会明白。
  红梅探脑进去一听四下无声,匆忙闯进内侧的书房之内。红梅大吃一惊,惊得屋内之人赶忙提上裤子。两人四目相对,红梅惊双腮绯红,子玉羞得面通红。
  子玉提好裤子,忙满脸挂笑叫一声红梅姐姐来此有什么事?红梅一声不发,慌将字条塞到子玉手中。子玉一看大吃一惊,转机有坏坏的笑了。说道「娘娘有意与我,我这就随姐姐入宫。」红梅一听大声呵斥到:「无耻的奴才你也配,那是给你家主子的。」子玉一听,眼珠一转,说到「娘娘给了我家主子,姐姐就给我吧。」

  说吧就想上一扑,来了一招霸王硬上弓。红梅措不及防就被子玉扯到腰带,瞬间裤子滑落于地。子玉看着那洁白如玉的修长双腿,顿时裤裆里的阴茎挺直。
  心想:刚才那话儿不舒服没有尽兴,这次拿你顶缸。谁是迟那时快,只见子玉双手已经抓住红梅的乳房,由于有衣服的的缘故,红梅心头一晃,一种从没有过的舒服感从心的升起。

  她的双手理智的拍打着子玉,口中混乱的骂着「小王八蛋大色狼禽兽畜?」
  子玉的体力远在红梅之上,又听得此等淫秽之语,阴茎更加坚硬如常,强暴之性彻底爆发。

  所以子玉已经骑在红梅身上,一手捂着红梅的嘴巴,一手就扯红梅上衣。没费多大劲上衣就被扯落。随着上衣的扯落,一段洁白的,裸露的玉体展现在眼前。
  羞得红梅闭上了眼睛,双手尽捂于胸前,清秀细小得玉手怎能遮住无尽的春色。

  她的乳房好美啊,白白的基部,粉红色的樱桃,诱人的勃起的双腿,淡淡的粉色小逼,稀疏的几缕黑色长毛,引的子玉热血上涌义,只想无反顾的投入其中破那个洞穴。

  今天处男对处女,子玉满眼尽是春色似乎已经忘记自己是在干什么了。红梅双腿一动,睁眼看到眼前的一切,自己的乳房,自己的阴道,脑中一片空白。
  子玉感到红梅一动,心里一急举枪就刺,突然阴茎一疼,低头一看才发现红梅一丝不挂而自己还全副武装,子玉三下五除二扯去衣服。举起红的发黑的大阴茎,对准红梅的小逼直插到底。

  一时间疼的红梅杀猪似地嗷嗷大叫,鲜红的血液从红梅的小逼里流了出来。
  子玉才不管红梅的死活那,阴茎更加大力地抽查起来,爽的他两眼流泪,可惨了红梅嗷嗷直叫。

  子玉抽查了一会就射了,他趴在红梅的粉嫩的乳房上用手轻轻地揉搓,心中很好奇的想着男女之间的那事也没什么意思!就这样吗?

  红梅叫子玉给插的昏死过去了,但是慢慢的她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身体好热啊,乳房好痒啊,下面湿湿的痛苦中有一丝隐隐的快感。慢慢的红梅的思绪混乱起来,自己的身体任凭着坏坏的爽爽的感觉飘了起来。

  僵化的身体慢慢的蠕动起来,嘴里还不是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嗯嗯嗯……喔……弄得我好舒服喔……不要停……」

  子玉感受到红梅的乳房变硬了,子玉定眼再看,只见红梅体态粉红美艳粉面一紧,朱唇微张,媚眼翻白。那模样真是骚浪无比丰满肥美的大屁股高高蹶起,粉红色的紧闭阴唇和那黑漆漆的浓密阴毛不安的跳动着。

 如此优美的身材优美的嘴唇满脸散发着思春的冲动手大的肥乳性感的丰唇叫
  人有了一丝欲望的冲动,子玉的勃得硬梆梆的阴茎正想掀起红梅的美腿慢慢的深入满满的插入。

  但转念一想满面坏笑,把阴茎对准红梅的杏口伸了进去,抓起红梅的小手放在阴囊上,红梅的手继续不停的搓玩着我两颗卵蛋,又把我的阴茎反覆的吞吐,一口含住了我的龟头,舌尖在我的龟头上不停地打转,然後把我老二全数吞进她的口中,胀硬的蘑菇头已经顶住她的喉咙。

  我的屁股不知不觉间上下摆动;红梅没有停下,所以这大概是正常的吧。抚摩阴户,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在红梅口中爆了,子玉并没有把肉棒自嘴中抽出,只见红梅迅急地两三口就把差不多每一滴精液都咽下;她还吮吸鸡巴剩下的精液。
  子玉似有所懂的移向红梅的小逼处吸吮起那美妙的爱液,这下红梅的呻吟声更大了,她的手不停的抚弄着双乳,间或作出种种的淫荡姿势,眼神迷乱,嘴巴微张,吐出一截粉红的小舌尖,鼻息急促,用手在自己的身上上下游移着,发着声声诱人的呻吟。

  她的胴体完全外露,镜头曼妙,更加迷。红梅渐渐睁开了双眼,眼前的一切都叫她目瞪口呆,看到自己的淫荡样子和子玉满足的表情,她羞愧的无地自容,但是她转念一想这种感觉太舒服了,好想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多么美妙的事情。
  怪不得娘娘为此茶饭不思,看来我以前想错了这个理。

  子玉看到红梅醒了就对她说:小骚逼舒服吧,红梅一听又红了双脸。子玉一见又来了感觉,把红梅扶起叫她趴在桌子上屁股朝前。

  红梅一见那阳物心中一惊刚才还软而无力现在又大又硬,果真真是一件宝贝。
  子玉这次没有急功近利举枪就刺而是双手揉搓着红梅的大奶子,有舌头在红梅背后慢慢的亲吻。

  红梅何曾见过这等事情,只觉浑身发热乳房坚挺大屁股来回摇晃小逼内淫水直流心中有一种空虚感心痒难受好像被人插啊不自觉就叫出:「哥哥快插我快插我快啊快快。」

  忽然间,红梅挺直了腰,双腿紧紧地并在了一起,娇颤着道:「啊……小心肝……用力……插死……姐姐吧!啊!快……快点……姐姐要死了!……啊……」
  子玉听红梅把这些话说了出来,一颗征服红梅的心才得到满足了。当下,子玉双手捧住了红梅的腰,胯部猛地向前一挺,将抵在红梅阴道口的大肉棒深深地整根插了进去。

  「嗯——!」红梅的阴道终于得到了子玉大肉棒的充实,舒服得哼出声来,头向后仰起,臀部翘得更高了,阴道内的肉壁紧夹着子玉的宝贝,一前一后的动了起来。

  子玉也不甘示弱,紧抓着红梅的腰部,一次次的把肉棒猛烈地尽根送入红梅那湿热充血的阴道内,每一下都将那大龟头的尖端顶进红梅娇软的子宫口里。
  「啊……小冤家……轻……轻一点……噢!……啊……这么深……要插……插死……姐姐了……」红梅娇吟道,银牙咬紧,只觉她那个曾经死了的子宫现下就象被子玉那根粗长的硕大肉棒刺穿了一般。

  子玉感受着红梅火热潮湿的阴道里的每一寸的嫩肉,大肉棒在红梅屁股后面不停地抽送着,把红梅肉洞口的两片阴唇带得一会卷入一会翻出透明的、如蛋清一样的爱液,从红梅的私处不断渗出,沿着她的两条大腿内侧慢慢地流了下来…
  …这么抽插了一会儿后,红梅喉咙里开始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

  子玉觉得此时红梅的阴道好象变得更加窄了,他那根深入红梅体内的大肉棒被整个的紧紧裹住。子玉总算尝过被红梅那个妇人羞物「裹」住的滋味,多少有了点经验,连忙放慢了动作,这才没有立时就射出来。子玉深吸了一口气后,将硕大的肉棒缓缓地但是极其有力地抽插着红梅的小逼部位,记记深达红梅的花心。
  「哎唷!……都顶……顶进姐姐……花心里了……啊!……嗯哼!……坏弟弟……你……你插死……姐姐吧……」红梅俏脸潮红地娇哼着,赤裸的肉体被身后的子玉顶得不住前冲,两手费力地撑着桌子的边缘。

  子玉每顶一下,红梅就发出一声又似痛苦又似舒服的闷叫。「姐姐,你还……舒服吗?」子玉关心的问道。

  红梅扭过头来,一对美目水汪汪地瞧着子玉,似要滴出水来,羞臊的娇喘着道:「小冤家!……和姐姐……都干了这么久了……还来问人家……你那……那么大的一根东西……在姐姐那……那里面……还……还觉不出来么?……姐姐白给你了……」

  红梅话虽这么说,可子玉的询问,到底让她心下欣慰,轻轻的羞声又道:「傻弟弟,你有没有觉得姐姐那里……把你的东西……裹住了……女人家只有在很舒服的时候……才会这样子的……」

  「是的,姐姐……你那里象有一只热热的小手把我握住了,很紧的……姐姐」
  「好弟弟……你在……姐姐里面……姐姐也很……很舒服的……嗯哼!……好弟弟……你……你快……快点动……别管姐姐……姐姐又……快要到了……」
  红梅急促的娇喘道。

  闻言,子玉加快了动作,将他的大肉棒又猛又深地频频喂给了快到高潮的红梅,红梅则扭着细细的腰肢,把个圆大的屁股拼命的向后直顶,用她那个妇人的敏感部位不断地接纳着儿子的大肉棒。

  子玉只听到红梅的喘气越来越急,肉棒被红梅的阴道裹得更紧了,当下强忍着射精的冲动,狠劲地猛干红梅那极度充血肿胀的骚比。

  忽然间,红梅挺直了腰,双腿紧紧地并在了一起,娇颤着道:「啊……小心肝……用力……插死……姐姐吧!啊!快……快点……姐姐要来了!……啊……姐……姐姐到……到……到了……」

  随着高潮的来临,红梅阴道里的嫩肉紧紧地缠绕在子玉那根深入她花心的肉棒上,口牢牢地含住了子玉侵入的半个龟头,开始剧烈地收缩。

  此刻,子玉的肉棒已被红梅高潮中的私处和紧紧合拢的大腿夹得几乎无法抽动,只觉得红梅的的阴道如同一只肉乎乎的温暖的小手握挤着他的肉棒,他那卡在红梅花心的大龟头则受到犹如婴儿吃奶般的阵阵吮吸。

  「啊!……姐姐,我……忍不住了!……」弟弟受不了姐姐体内的刺激亢奋地道,同时两手抱紧了姐姐的柳腰,那已经紧贴着姐姐屁股的胯部又狠狠地朝屁股上一顿,竟将个鸡蛋大的龟头整个儿挤入了红梅的屁眼。

  「哎唷!……啊……」红梅涨痛而又舒服的一声娇叫,头猛地向后一抬,随即便觉一团沸腾的岩浆在小逼里爆发开来。

  子玉无力的趴在红梅身上,只听「混账畜生大胆的奴才做出这等丑事。」
  两人一听大吃一惊,转头一看正是李白,只见李白脸色难看面有怒容。可吓坏了红梅和子玉,两人赶紧穿上衣服,跪地求饶,老爷饶命老爷饶命老爷饶命啊。
  还不给我滚出去,无知的奴才。二人仓皇夺门而出,自此两人常常媾和与私处自此不提。

  李白见二人已走,放声大笑,小毛孩子懂什么啊。忽有见桌子上有张字条,拿起来一看,欣喜若狂转而满脸愁容。

  李白深知一旦与杨玉环成了这段媾和之事是杀头的欺君之罪,为人臣者偷皇帝的女人那是千古以来最大的罪过,一旦东窗事发,名节不保不说还要牵连我的朝中好友展子青。那时我李白可就背负上不忠不义的骂名了,是绝不可已的事情。
  李白有转念一想:杨玉环号称大唐第一美人,她有倾城倾国之美,天生丽质,又精通音律,善歌舞,并善弹琵琶。这都不重要,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女人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条件。

  世人盛传她身上有两件宝贝,第一件是杨玉环的木瓜酥乳,真可谓是人间的尤物,实在是美妙不可言。

  第二件是杨玉环的白虎小逼,那可是千百年来难遇的神物,有着令男人欲仙欲死的神奇作用。

  想天下有多少俊彦美男不惜冒死亲近她一步而未尝如愿,而我李白有幸遇此千载难逢的机会而唯唯诺诺实不是男子汉大丈夫的所作所为。

  李白犹豫不决不知如何是好。正在此时好友展子青来访,李白苍忙迎客,二人作于花间石凳之上,子玉上好两杯清茶退居一旁。

  看着满园的艳丽牡丹,展子青仰天长叹:「我等难保着大唐的花花江山。」
  李白忙问其故,子青言道:「北方的节度使安禄山拥兵自重,目无朝廷,他迟早是要反的,到那时大唐江山将倾于乱世。我等却无良策,只能眼铮铮看着这万里河山陷于敌手,破城之日就是我等殉国之时。」

  李白听言心中一沉,忽有点头称善。有了有了我等何不学那司徒王允之计那,子青一听心中大悦,忽有愁容满面言道:「何处寻那貂蝉啊?」

  李白一听心中一动言道:「早闻安禄山与杨玉环流言甚多,若将此女献出大事可成。一则可消减安禄山的斗志,二来可使陛下励精图治强我大唐,岂不一箭双雕。」

  子青一听大言:「不可不可,杨玉环乃是陛下爱姬,恐陛下实难割舍到那时我等大祸临头如何是好,不可不可。」

  展子青告辞离去。

  李白回房之后更加惆怅,看窗外夕阳渐斜。我何不直言面圣,一来不连累子青二来保全大唐江山成我英明,何惜一死。

  李白打定主意上殿面圣,岂不闻伴君如伴虎,皇帝龙颜大怒欲将李白处死。
  此时杨玉环冒死请求才换来他的贱命,他被贬出京。

  李白拖着疲惫的身体行走在残阳的余晖里,狭长的小巷空无一人天地之间透着一派凄凉之情。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李白回到家中,怀着无比惆怅的性情一杯一杯开始了月下独酌,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试想天上的嫦娥能否与我对饮几杯?

  突然李白灵机一动想,起了桌子上的那张纸条。心想:我为大唐江山呕心沥血到头来确实被贬出京,唐玄宗你对不起我李白,你个王八蛋,既然你不仁别怪我不义。

  李白借着酒劲拿着纸条就进宫去了,我号称酒侠,岂能叫个小小的皇宫难住。
  李白夜进皇宫,趁黑摸到杨玉环的寝宫。只听寝宫之内歌舞之声大作,数百歌妓正在演奏歌舞。只见那些花花绿绿的少女,也不只是东都妙姬还是南国佳丽。
  只见一个个锦衣缩袖白臂玉腿尽显其外好不风流。大殿正中龙椅之上端坐一人正是唐玄宗,只见他左拥右抱开怀畅饮,说道:「美人何不随歌而舞。」只听一声:「是陛下。」

  只见众人群中走出一人真是:轻罗小扇白兰花,纤腰玉带舞天纱。疑是仙女下凡来,回眸一笑胜星华。杨玉环的华贵与幽怨却掩饰不住她的天生丽质,其形也翩若游鸿宛如蛟龙。

  李白当时就看呆了,殊不知身后来了一人。轻轻一拍李白的肩膀把个李白下的一缩脖,随口叫出:「谁。」

  随即回头一看原来是丫头红梅,李白终于放下悬着的那颗心,随即说道:「好姐姐告诉你家娘娘就说我来了。」

  李白递出纸条,红梅知趣的去找杨玉环,玉环一听大惊失色。

  心想陛下今晚必会留下这可如何是好,玉环杏眼一转有了,我何不将陛下灌醉,到那时陛下就是一个摆设了。

  红梅说道:「娘娘有请李公子。」李白随红梅进入以内室,看其装饰极其华丽真乃神仙洞府,李白向内看去只见龙床之上坐着一女人云鬓渐开罗裳轻解红烛之下美艳动人。

  李白不觉胯下玉茎蠢蠢欲动,走进一看果真是杨玉环。只见玉环杏眼波动已渐漏春色伸出芊芊玉手引李白过去,洁白如玉的手臂轻纱下那若隐若显得玉腿修
  长苗条的身材美伦美幻的面颊所有的这一切都证明了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的美丽传说。

  李白情不自禁的走到杨玉环身边,用手轻轻地抚摸着玉环的面颊那感觉如同华丽的锦帛又如同婴儿的滑嫩皮肤真是一个水作的女人。

  两人四目相对一切又尽在不言中,玉环拉李白坐在龙床之上,玉环轻轻依偎在李白的胸前,轻轻的柔柔的略带一丝娇嗔的呻吟声说道:「冤家我可想死你了,我想你想的茶饭不思夜不能寐你看我都憔悴了一大圈了。」

  李白闻言心中一热,试想当今世界还有谁能如此真心的关心我李白,就凭这句话我李白为你死也值得了。李白柔声说道:「娘娘不气我将你献给安禄山?」
  玉环扑哧一笑说道:「那是你们君臣的事情与我这小女子何干?到时听命就是。」李白满口无言,自知男女的思想除了那事之外实在相差甚远。

  李白忽然闻到幽幽的几许的暗香从玉环的身上散发出来,李白精神一阵恍惚心中泛起了点点的淫欲。李白忙强精神问:「这是甚么香这麽厉害?」

  玉环咯咯一笑说道:「这是西域的麝香有助于延长性交的时间。」

  李白一听兽性大发,早已没了风流才子的那份矜持伸手就要解玉环的裙带。
  玉环向旁一躲避过李白的淫爪,杏眼一翻淫笑道:「你急什么?」

  只见芊芊玉指就去抚摸李白的下处,就这样隔着衣服上下操弄起来,一时间李白硕大的阳物将裤子顶得老高。惊得玉环赶忙扒开李白的裤子想一睹硕大玉茎的样子,由于玉环的脸离得李白下处太近肥大的玉茎腾空而出正好击打在玉环的羊脂玉的双腮上,一时间两道红印。

  霎时间一根纯阳玉茎展现在玉环的面前,玉环被这突如其来的大阳具连惊带吓竟一时忘记了疼痛而不知所措。

  此时的李白淫性大发也不顾玉环绯红的两片红印,索性将肥大的阳物径直的插到玉环的樱桃小口中前前后后抽插起来。

  玉环的樱桃小口将将裹得住半根巨大的玉茎,李白实不过瘾随双手抓起玉环那满头乌黑油亮的秀发,也不顾玉环痛苦的表情,举起肥硕的巨茎便向玉环的深喉插去。

  每次都直达玉环的最深处。此时的杨玉环早被大鸡巴插的两眼翻白满脸通红,爱液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杨玉环拼尽最后一点力气才把头挣脱出李白的淫爪,玉环喘着粗气惨白的脸渐渐有了红润之色,说道:「冤家你可要了我的命了,你的大鸡巴快把我给憋死了。」

  李白深感仓促连连求饶道歉,玉环又道:「你急什么我都是你的人了还这麽幼稚。」

  李白一听眼珠一转说道:「爱妃快给朕添一下大鸡巴。」

  杨玉环白了李白一眼,玉环先是跪在李白面前,用双手撑在李白的大腿上,慢慢套弄李白的肉棒;再是用舌头舔了一下肥大玉茎的肉冠,然后慢慢地将李白的大肉棒含入她那迷人的小嘴中上下吞吐着,并用她淫荡的舌尖舔绕着肉冠的边缘,不时吸着肉棒让人更兴奋;一会又吐出阳具在肉根周围用她性感的双唇轻啜着,再含入李白的巨阳吸吐着。

  玉环的口技实在好得很,李白兴奋地轻抓玉环的头发将她的头压向肉棒根部做深入喉交,李白的肉棒一寸寸地深入玉环那美妙的小嘴,直到玉环的红唇触及
 李白的根部;看着玉环将大肉棒整根含入李白觉得肉棒胀得又更大了;玉环
  又吐出肉棒,舔李白的大小肉袋,将纤细的手指摩擦屁眼周围,最后塞入李白的屁眼戳弄着。

  李白兴奋之余双手抓向玉环的淫乳没命地挤揉搓动,玉环给李白使了眼色但是没有拒绝。李白的双手又顺着玉环美妙的身子游移,并揉捏着玉环美丽的双臀,但李白再下去快要碰到玉环的菊花蕾时玉环用手制止了李白,并用眼神示意不可。
  因此李白故意抓着玉环的头以肉棒快速在她的小嘴进出操了几十次示威。最后感到要射出的前夕李白使劲摆动腰部将大肉棒送入玉环喉咙深处。

 更激烈地抓着玉环的头如插肉穴般操着玉环性感迷人的淫嘴而发出噗滋噗滋
  的声音,在达最高潮时李白粗暴得将大肉棒差点连两粒肉袋整个让玉环吞入,狠狠地抓紧玉环的头使自己的下体整个贴死玉环美丽的脸孔,让玉环的小嘴无法吐出我的肉棒,使玉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喝下自己的精液。

  于是我用力一挺,激射出的滚热精水糊散到玉环的喉头深处;使得我的精液大半都让玉环当作美酒吞入,还有一部份则顺着嘴角流出,玉环失神的样子就好像妓女般淫荡……

  射精后的李白顿感一阵满足,爽爽的歪在龙床之上,惨惨遭大鸡巴蹂躏的杨玉环再也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顺势趴在李白结实的胸膛之上。

  李白的那双闲不住的大手不安分的在玉环那傲人的双峰之间游走,引的玉环发出一串串淫荡的呻吟。

  玉环则报复性的用手撮弄着李白的玉茎,李白疲倦的身体被心中的无穷欲火渐渐地引燃了,疲软的大鸡巴渐渐地挺立起了。

  就在此时李白突然听到内侧传出一阵阵打呼之声,李白大惊之于转头望去,一看之下犹如五雷轰顶。只见唐玄宗赤身裸体的酣睡在龙床的内侧,吓的李白忽的起身就要下拜。

  这可笑坏了杨玉环,丈二的李白忙问何故,杨玉环放生笑道:「我听说你已来了,他又赖着不走,所以我在酒中加了一点作料,叫他不妨事。」

  李白一听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长出一口气,硕大的鸡巴早已吓的缩成了一个小牙签,玉环手扶小鸡巴轻轻地爱抚起来,在玉环精心的挑逗之下,李白那淫欲再一次复苏起来。

  李白的双手顺着玉环的美腿由她小巧的脚踝一路顺势摸索至滑嫩的大腿内侧,看着那诱人的美腿,李白索性将嘴贴近绕着玉腿内侧的圆周绕行舔食着。玉环用小手遮掩住她的白虎小穴,李白只好老实地将嘴移至玉环的后庭玩弄。

  以舌尖接触到玉环美丽的菊花蕾时玉环的身子如触电般抖动了一下,似乎此地是她尚未发觉的性感带。

  李白将舌头一寸寸地挤入玉环后洞的同时,玉环不由自主地蠕动她的丰臀迎合李白的舌根,李白便抓着玉环的美臀随着她的蠕动以舌头兴奋地操着玉环美妙的后穴品尝难以言喻的甜美滋味。

  玉环似乎愈来愈兴奋,原本遮掩小穴的手现在则当成自渎的器具揉搓着自己的肉穴。于是李白游移着舌根既享受菊花蕾的无名香也轻啜着那甘美的蜜汁,双手则是顺着玉环那美丽的傲峰动感的揉捏着淫荡的巨乳。

  以润滑为由将肉棒送入玉环的淫嘴操着,一手将两指当成阳具抽弄着玉环的后穴,另一手也没闲着继续操弄着美乳,玉环此时跪坐的样子加上不时的呻吟声,就好像一只美丽的淫兽。湿润已极,李白顺势将肉棒挤入玉环那幽深的后穴。
  不管玉环惨痛的叫声,李白奋力的操着期待已久的后庭花,抽送着肉棒狠狠地将玉环的菊花蕾体无完肤地戳穿再戳穿,那淫荡的膣肉紧紧地含住我粗壮的肉棒,贪婪地将我吸入玉环淫肉体的更深处……

  只听得玉环由惨痛的叫声一转而为更淫荡的呻吟声,彷佛她的肉体淫浸在最快感的肉欲世界中。玉环果然是传闻中以后穴为主要性感带的淫女体,同时我也找到了难得的淫美器。

  随着不停地操弄玉环的后穴,李白将手指送入玉环失神的前穴与淫嘴中,将玉环不停流出的淫水与唾液涂满玉环全身,甚至将华美的凤衣给完全地溽湿。
  李白持续操着玉环的淫后穴数数百之久,在最后的最高潮,将肉棒连根完全地插死玉环的淫后洞,用力一挺,将所有的阳精尽数射出糊散在玉环肛门的深处;
  爽到极点的李白没有将肉棒抽出,而是让玉环的淫后穴吸着不吐,并抱着玉环美艳失神的肉体双双相拥。

  此时李白心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征服感,看着自己怀中的娘娘,转头再看看唐玄宗。李白心情无比舒畅心想:「唐玄宗你个王八蛋,再叫你贬我。我今天就给你一顶绿帽子,看你还他妈嚣张。我要操死她看你能把我怎没样。操死她操死她。」

  李白越想越乱如同走火入魔一样,李白心中升起了一个猥琐的主意,他要把精液射到唐玄宗的口中。李白像疯了一样,把鸡巴放到玉环的嘴中来回摩擦,玉环以为李白还没满足欲望就再次为其口交起来。

  渐渐地玉茎再次大了起来,李白指端轻轻扣弄乳头,玉环的乳房虽然很丰满,但乳头却不大。玉环的乳头很快的就充血变硬,於是李白嘴巴含着玉环的乳头吸吮起来,「嗯……嗯……哼……哼……喔……啊……啊……哼……哼……」
  玉环的呻吟使李白更加兴奋,下面的肉棒持续的坚硬发烫。李白一边舔弄玉环的乳房,另一手伸近玉体内,沿着柔滑细嫩的大腿内侧轻轻的往上抚摸……
  「喔……唔……唔……啊……啊啊啊……嗯……嗯……喔……喔……哼……哼……」一直摸到大腿根部,当李白的手伸向玉环的白虎小逼内,碰触到柔软微湿的阴户时,手指很快的就滑进玉环那早已被淫液所润湿肉缝,并且慢慢的伸进阴道内挖弄。

  玉环似乎配合手指的抽插,屁股不停的往上挺动,蹙眉紧锁整个脸左右摆动。
  「喔……喔……啊……啊……喔喔……啊……啊啊……喔……喔……哼……哼……喔……喔……」

  在四周一片明亮中,跪在玉环的两腿间,握着已坚硬如柱的肉棒摩擦那湿滑的肉缝。玉环已迫不及待顶了上来,只听「浦滋」一声,整根肉棒已插进玉环的阴户。

    「啊……啊……啊啊……喔……喔……嗯……嗯……啊啊……喔……哼……哼……喔……哼……」玉环的浪叫声越来越大,全身扭动的更激烈,李白快速的抽插,肉棒在阴道不停的进出,淫水流了满大腿。玉环双手紧紧的抱着我,吻着我,她的呼吸逐渐加快,似乎要高潮了。

  「啊……啊……我要泄了……喔……喔……再……用力……喔……喔喔……用……力……喔……喔……啊……啊……我……泄了……泄了……」

  「……玉……环……喔……玉环……我……我也出来了……喔……喔……玉环……我……出来了……」

  配合着玉环剧烈的挺动,肉棒在阴户狠狠的抽插十来下,李白感到精关难守他赶忙抽出大鸡巴快速放到唐玄宗的口中一阵爆射。

  玉环一惊大叫不可,李白早已犯下大错,玉环带着责备的眼神与口气对李白说:「你太变态了,万一叫他察觉以后那就麻烦了。」

  杨玉环说完就走到浴池中,李白看着娇嗔的玉环,她的乳房好美啊,白白的基部,粉红色的樱桃,修长的芊芊玉手,诱人的勃起的双腿,如此优美的身材,优美的嘴唇,满脸散发着思春的冲动,手大的肥乳,性感的丰唇,她太美了,那个姿势太惹火,叫人欲罢不能,流连忘返乳房淫荡的样子,好像是移动的画蛇淡淡的粉色小逼,体态成熟美艳,粉面一紧,朱唇微张,媚眼翻白。

  那模样真是骚浪无比,丰满肥美的大屁股高高蹶起。洞穴没有稀疏的几缕黑色长毛引起李白无境的遐想好像投入其中破那美穴。

  李白回想刚才和玉环做爱时那如哭如泣的淫哼,和蛇似扭动的娇躯,下面的肉棒开始充血并血脉贲张,肉棒怒举。李白冲进浴池便将灼热坚硬的肉棒紧贴玉环凉凉的肥臀上。

  霎时玉环像触电般颤了一下,语气激动的说:「……如果……只是……洗澡的话……」

  李白从背后抱着玉环,沐浴乳使得娇嫩的肌肤更加滑溜,李白的双手慢慢移到玉环丰满白嫩的乳房,轻轻的搓揉起来。「你帮朕洗澡,快给朕洗澡。」
  「啊……不要……喔……喔……啊……嗯……嗯……哼……哼……」

  李白一边搓揉着乳房,指端扣弄着滑溜的乳头,不久,乳头慢慢变得硬挺。
  「……啊……啊……喔……喔……喔……不……不……喔……喔……嗯……嗯……啊……啊……哼……哼……」

  李白又持续拨弄搓揉乳房,玉环将整个赤裸的背部紧贴在李白身上,李白沾满沐浴乳的双手在玉环滑溜的双乳和小腹间不停游走,慢慢的滑到满是泡沫的阴户上,手掌贴在上面抚摸起来,左手继续搓揉乳房。

  「啊……啊……喔……喔……喔……啊……啊啊……啊……喔……喔……哼……哼……喔……喔……」玉环不断的呻吟,整个人好像快站不住了。

  李白将玉环转过来,玉环很快的抱住我。拥抱着全身赤条条的玉环,凝脂般细嫩的肌肤,丰满滑润的乳房,紧贴在李白赤裸的身上,挤压摩擦。「喔……喔……嗯……嗯……嗯……啊……啊……啊……喔……喔……」

  李白忍不住低头吻上玉环的小嘴,玉环很快的就把香舌送到李白的口腔内,他们激烈的吻着。水「哗啦哗啦」的在响个不停……

  马车中的李白想到此处,心中的那份怨气已渐渐消了。「子玉啊我们到哪了?」
  「老爷我们到了三峡了。」

  李白吟道:

  朝辞白帝彩云间,

  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

                (完)

[ 本帖最后由 scofield1031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hengbo898 金币 +15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