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爱媳如梦】(18)【作者:baichining】
【爱媳如梦】(18)【作者:baichining】
字数:40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八章得心

  就在老苏就要插入儿媳的嫩屄幽洞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在老苏的脑子里响起,「老傢伙,你想好了明天怎么对儿媳妇解释了么?」

  是呀,这个一直困扰着老苏的问题,确实让老苏无法回答,他多年的军旅生活,让他坚信一个真理,就是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要互相尊重,男人要想得到女人的喜爱,就必须尊重女人,不能违反女人的意愿,尤其是在性爱方面,更不能只顾自己发泄兽欲,而违反女人的意志,对於道德伦理方面。

  老苏也是非常忠实的,所以老伴去世三年,他没有闹出一点绯闻,现在儿媳妇来了,这个小美人又孝顺,又懂事,长得又漂亮,让他非常喜欢,可是他从来也没有动过她的心思,直到看了秀才和儿媳妇的视屏,以及秀才勾引儿媳妇的文字描写,才让老苏动了心,燃起了他要得到儿媳妇的心思。

  可是,对於这样好的儿媳妇,他更不愿意违反她的意志,他要让儿媳妇从心里自愿的给与他,依附於他,成为她的人,虽然,经过了几个月的交往,两个人的关系已经非常亲密了,关系非常融洽,可是,儿媳妇还没有表示过要把身子给他,在性的方面和他融合为一体。

  假如今天藉着儿媳妇酒醉的机会,佔有了他,确实无法向他解释,而且,自己的傢伙那么粗大,强行插进去了,他不会没有强烈的不适感,儿媳妇要是闹起来,自己的整个家庭就全毁了,就是不闹起来,和自己的关系搞得不尴不尬,那也不是自己想要的,所以,在关键的时候,心里的理智又阻止了她的进一步行动。
  至於刚才用手指让他到达了高潮,还是比较好解释的,他已经空旷了将近两个月了,性欲一定十分旺盛,一定憋得十分难受,就说他喝醉了酒,吐得到处都是,自己帮他清理时,见他性欲难耐,自己自慰就帮助了他。

  以前舒婷性欲旺盛时也不是没有自慰过,这样他相信也得相信,不相信也得相信,自己的大傢伙他又不是没有见过,如厕时他都隐隐约约的见过几次了,头一次插进去他是承受不了的,他不会不懂得,想到这里,老苏把舒婷扶到一边,到厨房打了一盆为温水,把舒婷的身上擦了个乾乾净净。

  尤其是他的下身,擦了好几遍,尽量让他清醒过来后,感觉舒适一些,然后给他找了一些乾净的衣服给他穿好,把他的髒衣服拿到浴室里用水泡好,让他清醒以后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吐了没有,以免被他怀疑,老苏又把其他所有的痕迹清理乾净,然后把舒婷抱在大炕上躺好,给他盖好被子,老苏就走到了另一个房间。
  到了第二天早晨,老苏早早的就起来,为二人做好了可口的早餐,等着舒婷起来。

  都快到九点了,舒婷才从昏昏欲睡的状态下醒来,看到自己身上穿着乾净的衣服,盖着薄被子,忽然想到,昨天自己好像喝醉了,身上怎么还这么乾净呀,回忆了一下,也是迷迷糊糊什么都记不清了。

  又仔细的感觉了一下自己的阴部,却觉得好像不对,阴道里涨涨的还有些微疼,恍惚中回忆起了,昨晚好像自己做了春梦,好像自己还高潮了,阴道里好像还湿湿的,用手摸了一把,果然还有些淫水流出,他有些放心了。

  可是又一想,觉得还是不对,做春梦那只是幻觉,不可能到现在还有感觉,而且这感觉还是真实的,又让他不的不产生怀疑,难道是昨天夜里,公爹趁着自己醉酒,把自己给,不,不能,公公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呢?上次自己醉酒公爹都没有对自己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不对,上次是两个人都醉了,他做不成,现在是只有自己一个人醉了,公爹是完全清醒的,他什么不能做啊,舒婷翻来覆去的思索着,有些犹豫不决。

  后来,他又想到,还是不对,公爹的那个东西,他是见识过的,虽然实物看的不清楚,公公的那个大帐篷他是见过的,再加上公公买内裤时的那个尺寸,他也是知道的,假如昨天夜里公公真的侵犯了他,他想一定受不了,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只是一般的感觉了,想着想着,她的脸又红了,这几天他就要来例假了,性欲正强烈呢,又真想让公公的那东西插一插,解解自己的性欲,想到这里,她的脸又红到了耳根两颊发烫,不由得用手捂起了自己娇羞的脸颊。

  二人吃早餐的时候,老苏问舒婷,「丫头,昨晚睡得好好吧?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吧?」

  说完两眼紧盯着舒婷的脸蛋,深怕她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来,舒婷娇羞的说,「睡得倒还不错,只是昨天我没有听您的话,让他们灌醉了酒,是不是出洋相了。」
  老苏见他没说什么别的,就笑着说,「还说呢,你看着你现在身上乾乾净净的,其实昨天晚上我回来的时候,你吐得一塌糊涂,满身都是,那股气味难闻死了,都是我帮你清理的,哈哈,把你的身上扒了个乾乾净净,给你浑身擦了好几遍,才弄乾净,又给你换了衣服,你今天早晨没有发现你的小内裤都换了。」
  听说老苏给自己换内裤,舒婷又羞得满脸通红,害羞的说,「爸,您还说这个,人家都臊死了,老苏说,臊什么,你的身上我又不是事没有看到过,上次你醉酒不是也把你扒的光光的,再说了,不把你的衣服脱光了,怎么给你清洗呀,你的那些臭衣服我在浴室里投了好几遍才没有臭味了,现在还在那里泡着呢,等一会拿到外面去彻底洗了。」

  舒婷说,「那谢谢爸了!不过,不过爸没有趁机侵犯我吧?」

  他想把他阴道里的哑谜给解开,故意的问。

  老苏说,「爸是那样的人么,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还不知道爸的为人,不过,嘻嘻」,老苏故意卖了个关子让舒婷疑惑。

  不过什么,舒婷果然好奇,马上问道,「不过么,嘻嘻,爸看到了个西洋景,而且还帮了忙」,老苏笑而不答,故意让舒婷着急。

  爸,你真坏,到底看到了什么呀,舒婷非要刨根问底,「丫头,昨天夜里你是不是做春梦了,老苏仍是不直接说出来,可是」,舒婷一听,马上就明白了,又立刻羞得满脸通红,用手捂起了小脸,从手指缝里看着老苏,微微的点了一下头。

  老苏说,「丫头,你也别害羞,这都是人之常情,不管男人女人,性欲是天性,人人都会有的,别说是你喝醉了在梦里,就是清醒着憋急了人也会那样做的,只不过」,老苏又打住了。

  「只不过什么,舒婷还是不接受教训,急切的问。」

  「只不过么,看你憋得难受,就用手帮助了你一下,老苏坏笑着,看着舒婷娇羞的模样。」

  那你的手指伸进去了,舒婷还抱着一线希望,可是,老苏却说,「不伸进去怎么帮啊,在里面摸了半天,才找到了G点,费了半天功夫,好不容易才把你弄高潮了,发泄完了是不是就舒服了,老苏还没说完,只见舒婷占了起来,走到老苏的身边,一下子就扑到了她的身上,撒着娇说,」别说了,快别说了,爸,你真坏,人家的那里你也敢摸。「

  老苏说,「丫头,这没有什么,很正常的,人都是有性欲的,有了性欲就得要解决,你看,昨天爸帮你解决了,你是不是就舒服了,舒婷说,可是,在人们的脑子里,道德伦理观念都是很众的,要是让外人知道了就无法做人了。」
  老苏说,「观念是观念,事实是事实,抱着死观念,难受的是自己,你说说,你的生理期前后,你男人不在家,你憋得难受不难受,时间长了你保不定就会出轨」,舒婷问,「那被发现了怎么办」,老苏说,「不会不让发现呀,被发现的都是到外面偷情,在家里怎么会被发现呀,比如咱们家就咱们两个人在家,大门一关,谁知道你在里面做什么呀」,舒婷说,「那你是我的公公,我是你的儿媳妇,那样做不就是乱伦了」,来诉说,「公公和儿媳妇乱伦,那都是老观念,老规矩,死抱着老规矩,难受的是自己,在咱们屯子里,公公和儿媳妇好的有好几对呢,有的有人知道,很多就没人知道,你说说,咱们俩在家里做什么,谁会知道呀」,老苏为了达到目的,有些不择手段了,竟然说起谎来,村里谁和谁通奸,他哪里知道呀,就像他说的,大门一关,就幸福的做起来了,不过,舒婷还真被他说动了心,有些想和他做了,应为,他觉得公公是个好人,对他关心照顾的无微不至,爱他,疼他,即使几次有了机会,都没有沾他的便宜,让他觉得可以信任,和这样的人偷情他觉得不会有亏吃。

  他就要来月经了,性欲正旺盛着呢,又不会怀孕?就和老苏说,「嘻嘻,要不,要不咱们就试一次」,说完就趴在老苏的身上,把滚烫的小脸埋在了老苏的怀里。

  老苏取笑说,「难道你不怕我是你的公公,你是我的儿媳了。」

  舒婷小声说,「哼,你都不怕,我还怕什么,不过」,舒婷欲说又止,老苏搂了搂他,问道,「怎么你也不过起来了!」

  舒婷嘻嘻的笑道,你的那个东西那么大,儿媳的小屄手的了么,还不把我弄死呀!「

  老苏也笑着说,「不是把你弄死,是要让你欲仙欲死,你看哪个女人不是喜欢大的,出的,别看女人的那个小洞平时很小,可是弹性大着呢,那么大的小孩都能生出来,还愁男人的东西进不去么。你婆婆在的时候,和你一样娇小玲珑,还不是整天缠着我让我插她,每次都弄得他哭爹喊娘,爽快的销魂蚀骨,欲仙欲死的,那种滋味你尝尝就知道了」,现在的舒婷,被老苏引逗的只想快点尝尝老苏的那个东西的滋味了,哪里还能想得到伦理道德,什么公公儿媳妇,他都不管了,心里只剩下了对老苏的尊重和感激,可以说他已经爱上这个老公公了,只想着快点把自己的身体给了公爹。

  到了这个时候,应该说老苏引诱儿媳妇的计划已经完成了,只剩下了实际行动了,老苏的心里当然高兴,可是他还不能掉以轻心,毕竟现在只是得到了儿媳妇的心,还没有得到她的身体,就对舒婷说,「丫头,你的身体能行么,趁着你还没有来月经,不如今天晚上我们就试一次,等你月经乾净了,我们在好好的爽快几天,那几天可都是很安全的,你也坏不了孕怎么样?」

  舒婷在老苏的怀里,轻轻的嗯了一声,就把头深深的埋到了老苏的怀里。
  等舒婷的心情平静了,来诉说,「时候不早了,快起来吃饭吧,可别饿坏了我的小宝贝。」

  舒婷从老苏的怀里抬起头来,娇嗔的说,「谁是你的小宝贝了,我可是你的儿媳妇。对,是亲亲的儿媳妇,是孝顺知心的娇娇儿媳妇」,两人一边调笑着吃完了饭,这一次,老苏没有让舒婷去刷碗收拾桌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